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原阳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加入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660|回复: 0

金醇能智能控制系统 是四年来所写的散文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2-11-2 16:22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这便是它的发达的另一原因了。我以为真正的文学发展,还当从纯文学下手,单有散 文学是不够的;所以说,现在的现象是不健全的。——希望这

只是暂时的过渡期,不久纯文 学便会重新发展起来,至少和散文学一样!但就散文论散文,这三四年的发展,确是绚烂极 了:有种种的样式,种种的流派,表现着,批评着,解

释着人生的各面,迁流曼衍,日新月 异:有中国名士风,有外国绅士风,有隐士,有叛徒,在思想上是如此。或描写,或讽刺, 或委曲,或缜密,或劲健,或绮丽,或洗炼,或

流动,或含蓄,在表现上是如此。
  我是大时代中一名小卒,是个平凡不过的人。才力的单薄是不用说的,所以一向写不出 什么好东西。我写过诗,写过小说,写过散文。二十五岁以前,喜欢写诗;近几年诗情

枯 竭,搁笔已久。前年一个朋友看了我偶然写下的《战争》,说我不能做抒情诗,只能做史 诗;这其实就是说我不能做诗。我自己也有些觉得如此,便越发懒怠起来。短篇小说

是写过 两篇。现在翻出来看,《笑的历史》只是庸俗主义的东西,材料的拥挤,像一个大肚皮的掌 柜;《别》的用字造句,那样扭扭捏捏的,像半身不遂的病人,读着真怪不好

受的。我觉得 小说非常地难写;不用说长篇,就是短篇,那种经济的,严密的结构,我一辈子也学不来! 我不知道怎样处置我的材料,使它们各得其所。至于戏剧,我更是始终

不敢染指。我所写的 大抵还是散文多。既不能运用纯文学的那些规律,而又不免有话要说,便只好随便一点说 着;凭你说“懒惰”也罢,“欲速”也罢,我是自然而然采用了这

种体制。这本小书里,便 是四年来所写的散文。其中有两篇,也许有些像小说;但你最好只当作散文看,那是彼此有 益的。至于分作两辑,是因为两辑的文字,风格有些不同;

怎样不同,我想看了便会知道。 关于这两类文章,我的朋友们有相反的意见。郢看过《旅行杂记》,来信说,他不大喜欢我 做这种文章,因为是在模仿着什么人;而模仿是要不

得的。这其实有些冤枉,我实在没有一 点意思要模仿什么人。他后来看了《飘零》,又来信说,这与《背影》是我的另一面,他是 喜欢的。但火就不如此。他看完《踪迹》,说

只喜欢《航船中的文明》一篇;那正是《旅行 杂记》一类的东西。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对照。我自己是没有什么定见的,只当时觉着要怎样 写,便怎样写了。我意在表现自己,尽

了自己的力便行;仁智之见,是在读者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加入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千寻微电影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原阳论坛  |网站地图  

GMT+8, 2018-11-20 01:19 , Processed in 0.122976 second(s), 30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